我的啾啾 My Little Pet Chick – a true story


我给你讲个真实的故事。
我小时候妈妈因为女人病要补身,听人家说吃鸡仔蛋好,所以就买的许多回家。那些鸡仔蛋一般都是已经孚不出小鸡了的。有天,妈妈发现其中一只蛋好像有吱吱声 音,就留下来给我孚。我非常高兴,三四天都用双掌握着蛋蛋。白天也握着,睡觉也握着,把蛋蛋拿近耳朵去听吱吱声。直到一个早上醒来,小鸡就孚化出来了。
我们四兄弟姐妹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啾啾”。妈妈更是疼爱啾啾。每天买菜回来,就让我用菜叶去喂她。
啾啾长得很快,因为是我孚她出来的,晚上她一定要跟我一起睡。我就让她占用了我半边床。放学回家,啾啾老远看见我回来,就从我的房间,一直跑到大门口来迎 接我,一边跑一边叫:“啾啾!啾啾!”我换了校服,啾啾就从我的肚子上爬上来亲亲我。她是用嘴巴不断的在我脸上、脖子上啄,偶尔看见我的一粒红志,就以为 可以吃的,不停地往哪里啄。
我们兄弟姐妹都很喜欢逗啾啾玩。早上上学前,我们争着把自己的面包碎喂给啾啾吃。啾啾也很会吃,也很喜欢我们喂她不同的零食。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一只小鸡,还以为跟我们一样都是人。啾啾就这样陪着我们一起过了一两个星期。她是生活得很快乐的。
有一个下午,我们都放学回家了。一切如常我们各自做功课。啾啾就在我们的脚底穿来穿去。我的三妹子马嘉烈没留意啾啾在她的脚底下,就把自己那个装满书籍千 斤重的皮书包往地上一放!我们随即听到啾啾的惨叫声。那时候我知道做什么都太迟了。妹妹也吓得哭起来了。她掀起书包,我把啾啾轻轻的拿到我的掌心,看见她 的肚子裂开了,有些肠脏还清楚可见。
啾啾还没有立即死去。她在我的双掌中奄奄一息,小小的躯体不停在哪里发抖,眼睛望着我,像是跟我说永别了,我的好哥哥。我看着她,没有任何其它方法可以安慰她,我用掌心的热力传到她的身上,让她离开我的时候,可以舒服一点。
大概15分钟后,啾啾就在我双掌心离去了。我把她从我的双掌心孚出来,现在她又从我的双掌心离开了。
我非常伤心。拿着啾啾的躯体不知如何是好。那天晚上,大家吃饭的时候都没有说半句话。爸爸问起啾啾哪里去了,我们都不敢作声。那是一个多么难忘的夜晚啊!我抱着啾啾的尸体,一如既往的让她睡在我身旁。因为天亮了,我就真的跟她永别了。
第二天,是啾啾入棺的正日。我一大清早就爬起来,先用棉纱布替她的肚子的大裂缝层层捆好,再用我最喜爱的棉手拍把啾啾的尸体裹好,然后放进透明的玻璃瓶 里,盖紧了盖。戴在身上上学去了。我家住在九龙半岛,每天上学要乘渡海小轮过香港半山区上学。我整晚没睡,就是要给啾啾安排海葬。
那天因为要海葬,所以就搭小轮的底层。我跑到船尾,看着那被车叶打起来雪一般的滚滚泡沫发呆。手里拿着盛了啾啾的玻璃瓶子。我对着瓶内的啾啾祝愿她魂归天国,默默为她念了十遍万德玛利亚。
“Hail Mary, full of grace, the Lord is with thee; blessed art thou amongst women, and blessed is the fruit of thy womb, Jesus. Holy Mary, Mother of God, pray for us sinners, now and at the hour of our death. Amen.”
念完玫瑰经后,隔着玻璃亲了啾啾几下,然后把瓶子扔到维多利亚港里头去了。啾啾在玻璃瓶是不会让鱼侵犯她的身体的。事后,我每天上学放学,当船航行到啾啾下葬的位置,我就默默为她念十首万德玛利亚,为她祈福。这样会让妹妹和家人好过一些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